時尚、娛樂、家居

https://tech.sina.com.cn/d/f/2020-02-20/doc-iimxyqvz4349153.shtml

做好准備!我們可能與新冠病毒長期共存


發布:

昨晚播出的央視新聞頻道《新聞1+1》,主持人白岩松連線中國工程院副院長、呼吸與危重症醫學專家王辰。對於是否有可能要做好與新冠病毒長期共存的准備,王辰院士表示,像這個病(新冠肺炎)我們就是說有可能轉成慢性的,像流感一樣長期在人間存在的病。這種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對此我們要做好准備。

14天過去了,感到高興的變化是什麼?

由於床位的增加,應收盡收的戰略目標正在一步一步實現。

擔心的是什麼?

病人收治比較晚,收治之前可能已經傳染他人。這個問題不解決,不利於控制疫情傳播。除了應收盡收,應收早收很關鍵。

武漢到底有多少病人?摸排出來了嗎?

摸排很重要,目前已經摸排9成以上。但具體有多少病人還不太清楚,而每天確診的病例是實實在在的。

武漢床位供給夠了嗎?

我覺得現在床位的問題很大幅度解決了。方艙醫院到明天將有三萬張床位,其他定點醫院也達到兩萬左右。但現在的問題是,這些床位是不是能夠及時用上。比如現在收治病人的時間還相對較長,需要盡早收治。這需要規範流程,而這個流程或許還需要摸索。

武漢危重症病人占病人的比重降到18%,什麼原因?

最主要的原因是收治的病人總量多了,分母變大了。

現在可利用的手段和藥物是否明顯增多?

有所增多,但也還在探索階段。因為這個病是一個新出現的疾病,對它的規律還不了解,此前是基於過去的一些經驗現在制訂的一些治療的方法。
隨著對病情規律的認識,我們的治療針對性越來越強、越來越規範了,但我們的認識還非常粗淺,包括對新藥、新療法的探索都還在初級階段。

大家知道醫學是個非常複雜的過程,對於一個新藥和新療法絕對不是簡單能夠一蹴而就的,在這個時候,我們既要有急迫的心情,感受到病人急迫的需要,同時要
有非常清晰的頭腦、非常穩健的行動,這樣才能推動科學研究。在這個過程中,
我要特別提示的就是一定要尊重科學程序。

方艙醫院輕症轉成重症的比例高嗎?

我做了一個調研,這個比例在
2%-5%左右。這個或許也跟方艙醫院裏有一些存量、病人發病時間比較長有一定關系。另外,在方艙醫院有效規範的治療之下,一旦有重症病人,會及時轉到正規醫院去,流程比從家裏轉病人要通暢很多,能夠幫助病人得到規範及時的治療。

方艙醫院裏的廣場舞是否有積極作用?

這個病本身特點就是目前大部分都是輕症病人。方艙醫院病人是輕症病人,從體力上、心態上都能夠進行一些社會活動和交往。方艙醫院裏組織一些人文活動,對於舒緩病人緊張情緒、提高生活狀態和質量是非常有幫助的,對病情也有幫助。

鐘南山說武漢還存在人傳人,在武漢阻斷人傳人還需要做什麼?

這個病能夠人傳人,是由病毒的生物學規律所決定的。
阻斷人傳人,就要讓它不具備人傳人的條件,也就是說把傳染源隔離起來,把傳播途徑切斷。這也是我們過去采取一系列措施,比如封閉小區、收治和隔離患者等的原因,用這些措施防止交叉感染。

無症狀感染者怎麼發現?怎麼治療?

對無症狀感染者的判斷主要是靠核酸檢測,以後還會有抗原檢測、抗體檢測,這些檢測方法是甄別無症狀感染者有效的手段。新冠病毒或許也會發生一定的變化,針對它所反映出來的生物學特點,
我們隨著認識加深,會對應制訂一些醫學上的防範和診斷治療方法,並做出相應的安排和預防。

第六版診療方案中也明確提到了氣溶膠傳播,如何防範?

氣溶膠是在一定空間內傳播,所以
通風至關重要,人和人之間不要太密集,保持一定的距離至關重要。另外,跟風向的上下風口也有關系。

拐點來了嗎?

我們感覺到現在發病的趨勢在放緩。總的來說,拐點是否到來取決如何定義拐點。一定要基於疾病本身的規律和基於這個規律之上,我們所采取的社會動員和一系列防控、幹預措施的綜合影響,拐點是一個因變量,我們控制好它的若幹自變量才是重要的。

新冠病毒可能跟我們長期共存嗎?

有這種可能性。

新冠肺炎與SARS不同,SARS傳播性和致病性都很強,很快把宿主殺死然後病毒自身也不容易存活。
而新冠肺炎有可能轉成慢性疾病,像流感一樣與人類共存。對此我們從臨床診治和生產生活防範方面都要做好相應的准備。

如何做好長期共存的准備?

真正地防控這個疾病,最強有力的生產力一定來自科學研究、對於科學規律的認識和科學方法的發明發現。

病人痊愈之後,損傷的肺部能完全恢複嗎?

我們有限的觀察提示它能恢複,甚至完全恢複,但這還有待更進一步、更長期的觀察,我想大家不必過於擔心。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