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娛樂、家居

https://finance.sina.com.cn/tech/2021-04-07/doc-ikmxzfmk5398204.shtml

只用了25年時間,它從諾獎走到全球禁用!


發布:

2019~2020年間的東非、阿拉伯半島以及南亞的蝗災讓大家印象深刻,聯合國糧農組織表示此次蝗災對糧食安全產生了史無前例的威脅,而滅蝗與防蝗一度成了波及國家的主要工作。

一般滅蝗都用馬拉硫磷、氯氰菊酯、高效氯氟氰菊酯等,很多滅蝗藥物在一個蝗蟲繁殖季(從蟲卵到成蟲)需噴灑三次,使用麻煩且工作量巨大。

但在半個多世紀以前,曾經有一種對蝗蟲效果奇佳的農藥,藥效長,低毒,只需噴灑一次即很長的時間內都有效。問世八年後即獲得了諾貝爾獎,然而它的各種奇葩後遺症卻在25年後被全球禁止,而到了最近又有很多科學家為其鳴不平打算為其平反!

DDT滴滴涕:人類曆史上最高效的農藥!

DDT即Dichloro-Diphenyl-Trichloroethane的簡稱,中文譯名為二氯二苯基三氯乙烷,是一種有機氯,早在1874年就被奧地利化學家Othmar Zeidler合成了,但一直到1939年,才被瑞士化學家保羅·赫爾曼·穆勒(Paul HermannMüller)發現DDT的殺蟲作用。

由於DDT在對付節肢動物效率極高,它會透過昆蟲體壁的幾丁質外殼進入昆蟲體內,抑制神經信號傳導,會使昆蟲痙攣或者過度興奮,最終因為麻痹而死亡,有點類似蛇的神經性毒素對哺乳動物的功效。

並且這種作用機理被認為對人體無害,因此DDT的使用就開掛了,幾乎用於所有昆蟲引發的疾病,比如二戰時由於大量士兵集中駐紮,蚊子傳播瘧疾流行,那麼噴灑DDT殺滅蚊子,效果立竿見影,蚊子被殺滅,瘧疾等蚊子傳播的疾病幾近消失!

 1945年,意大利士兵在噴灑DDT

兵營中虱子、跳蚤與臭蟲咬的大家難以入睡,而且還傳播鼠疫和斑疹傷寒,1940年底,那不勒斯開始肆虐斑疹傷寒,1941年1月份開始,軍隊與老百姓家中都噴灑DDT,甚至還開發出了直接向人體噴灑的設備。3周後虱子被消滅,斑疹傷寒疫情第一次被徹底解決。

噴灑DDT殺滅虱子跳蚤和臭蟲

隨著二戰的結束,但DDT的使用卻只是小試牛刀,因為它實在是太好用了!從十九世紀末期開始,隨著規模化農業的發展,化學工業開始合成農藥應用於農業領域,但這些農藥都含有銅、鉛和砷等,蔬菜水果上殘留無很高,二期且噴灑農藥的農民經常中毒。

而軍隊中親自嘗試過DDT殺蟲效果甚至在自己身上噴灑過DDT殺滅虱子、臭蟲和跳蚤的士兵對它的影響極好,這些士兵回到家鄉後就成了DDT的免費宣傳隊,他們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有自己的農場。

有鑒於DDT在民間消費的巨大市場潛力,1945年末DDT開始公開發售,消費者從農藥商店將其帶回家,噴灑在農場中的瓜果蔬菜上,事實證明,即使直接吃下剛噴灑過農藥的水果都不會中毒,因此農民們將那些含有砷酸鉛,砷酸鈣,尼古丁硫酸鹽,汞的二氯化物和波爾多粉末的藥物統統丟入垃圾桶,DDT開始瘋狂占領美國以及全球農藥市場。

DDT被制成溶劑、粉劑、乳劑等各種形式的農藥,成為了首選農藥,而各種廣告中都是不遺餘力地宣傳DDT的殺蟲功效與對人體無害的噱頭,甚至有模特直接在噴灑現場吃下沾染了DDT的熱狗和飲料,而它的良好殺蟲效果使農作物增收、增產顯著,農民們總是用腳投票,DDT效果那麼好,怎麼可能不用呢?

除了農業上使用以外,DDT的另一個用途是將軍隊中防瘧疾、防鼠疫的傳統帶到了社會上,殺滅蚊子到處噴灑DDT,一時間蚊子消失、夏夜沒有蚊叮蟲咬的煩惱,主婦們用來殺滅蟑螂與跳蚤,還用來噴灑後院中的花花草草。

諾貝爾獎:一噸的獎章都無法表達對DDT偉大貢獻的肯定

1948年,DDT的農藥價值發現者保羅·赫爾曼·穆勒(Paul HermannMüller)被授予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在當時看來,在全球範圍內拯救了成千上萬的人,同時解決了疾病與糧食的問題的穆勒,獲得諾貝爾獎是名至實歸的。

保羅·赫爾曼·穆勒

諾貝爾獎無疑再次推動了DDT新一輪流行熱潮,但很可惜事情正朝著人們意想不到的角度發展,商業化十多年後,全球已經噴灑了百萬噸DDT,而它的影響正在漸漸發酵,首先DDT並不會選擇性殺死昆蟲,而是所有的節肢動物無差別殺滅,害蟲沒有了,但對農作物必須的有益昆蟲也被殺死,比如蜜蜂也被大規模殺滅!

另外DDT這種化學合成物性質十分穩定,在自然界很難降解,因此它會通過食物鏈慢慢富集。噴灑在農田的DDT被水沖入湖泊,濃度只有0.000002ppm,但通過食物鏈到達捕食魚類的海鷗體內時濃度達到了99ppm,一億倍!

噴灑了農藥的牧草被牛羊食用,昆蟲被小型哺乳類和鳥類捕食,它們身後的食物鏈,頂端很多都是直至人類,而高濃度的DDT首先在自然界產生了嚴重後果:

密歇根大學的研究發現,美國的禿鷹、褐鵜鶘、遊隼和魚鷹等蛋殼變薄是DDT引起,會引起鳥類在孵蛋時容易壓破蛋殼而導致孵蛋失敗,其中美國國鳥白頭鷹在DDT使用後,數量從10萬只急劇下降至不足千只,幾乎滅絕。

美國國家農藥信息中心研究顯示,DDT的「半衰期」時間為150年,其疏水性可以通過顆粒懸浮進入全球循環,在北極的降雪中都發現了DDT,1974年,醫學研究人員發現,居住在新不倫瑞克省的母親和居住在新斯科舍省母親的母乳中發現了DDT。

DDT具有親脂性,盡管在低濃度下無毒,但它會在哺乳動物體內累積,會影響生殖能力,高量暴露會對男性精液質量產生負面影響,孕期女性會導致自然流產!《柳葉刀》論文顯示,DDT會破壞人體內分泌,影響月經、男性精子以及月經和妊娠期等。

《寂靜的春天》正在發生?

1962年,美國科普作家蕾切爾·卡遜出版了一本科普讀物《寂靜的春天》,它講述了一個人類過度使用化學藥品和肥料而導致環境汙染、生態破壞,人類將面臨一個沒有鳥、蜜蜂和蝴蝶的世界。

海洋生物學家和保護主義者Rachel Carson,1962年。

而DDT的濫用,正將人類快速推向一個正在發生的「寂靜的春天」!

有鑒於DDT的巨大潛在風險與觸目驚心的案例,大量科學家提出禁止使用DDT,1972年,美國環境保護署在7次聽證會開始全面禁用DDT,但在公共領域豁免下,仍可以在局部範圍內使用DDT,不過美國一直到1985年仍在出口DDT。

從1970年到1980年代,大多數發達國家開始禁用DDT,此後全球開始逐步禁止DDT的使用,2004年生效的《關於持久性有機汙染物的斯德哥爾摩公約》在全球範圍內禁止了幾種持久性有機汙染物,DDT就被包括在內,但DDT在防止蚊子等領域中,仍然有豁免權,因為沒有一種技術可以比DDT低成本且高效。

2009年4月16日,中國環境保護部會同發展改革委等10個相關管理部門聯合發布公告,決定自2009年5月17日起,禁止在我國境內生產、流通、使用和進出口滴滴涕、氯丹、滅蟻靈及六氯苯(DDT用於可接受用途即用於瘧疾防治除外)。

DDT,從天使到惡魔又再次回到天使

很多關於DDT的禁止文件中都有一個用途是被豁免的,那就是在瘧疾防治方面,而事實上現在的DDT仍然在蟲媒疾病領域發揮著功效,但應用已經被嚴格限制,只有在大規模發生疫情時才會有人想起DDT當年控制瘧疾那輝煌的事跡!

蚊子傳播的寨卡病毒導致小頭症

而在很多農作物病蟲害的控制上,也沒有一種農藥能做到DDT那樣廉價與高效,比如殺滅蝗蟲等,要是用DDT,東非蝗蟲也許就沒那麼囂張,它的危害源於濫用,就像抗生素對於人類一樣,DDT從來都沒有錯,錯的只是人類!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